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滴

距“上善若水”的人生目标,还有太大的差距!为无限接近这个目标,愿从一个水滴做起!

 
 
 

日志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2014-06-16 11:54:25|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自由篇)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第三、维权不等于可以不受相关法律、制度、标准的约束,不顾他人正当权益是否能得到有效保护、是否受到侵害,而由着自己私欲膨胀、狮子大张口、随意提出无理要求。近年来,因利益纷争而导致的上访、强拆,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恶性事件时有发生!既然出现了利益纷争,就一定存在矛盾双方乃至多方利益无法协调的问题。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有权依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不受侵害,但由于每个个体之间的利益不可能完全趋同,更不可能永远一致,因此,不同个体之间的利益冲突就在所难免。而一旦出现利益冲突,就需要冲突各方在一个法律、制度、标准,乃至道德约束的范围之内,相互妥协、让步最终达成各方都能接受的结果。如果其中任何一方试图突破对方的底线,提出超出自己所应享有的正当权限的不合理要求,那么,都有可能让利益冲突各方的矛盾变得不可调和,进而导致种种不良后果。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无论任何人、任何组织保护自身权益不受侵害都是正当的,但如何把握、主张自己的正当权益,当正当权益受到侵害时如何维权,则是决定维权效果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每个人、每个组织都不能对超出自己应得的合理范围之外的利益提出要求;都不能为了剥夺他人的正当权益而采取强制,甚至暴力手段;一旦自己正当的权益受到侵害都应当通过协商、上访、诉讼等正常渠道维权,而不能采取任何极端,甚至暴力的方式维权;也不能因信访部门、法院不能支持或保护自己的不合理要求、主张,便说政府和法律不公;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合理诉求得不到满足就不惜采取对抗甚至危害社会的极端、暴力行为制造事端、混乱。

    如果对因上访、强拆等导致的恶性事件加以认真分析,就不难发现背后总会存在一些这样或那样的极端行为。这些极端行为至少要起因于一方,而最终导致相关各方都陷入矛盾之中而不可调和,最终演变成为各种不良事件的导火索。追求和保护切身利益对于任何个人和组织来说都是永恒目标,但任何个人和组织在权益面前都不可能有一个绝对合理的标准。因此,在权益面前,只要相关各方都能够满意并接受就应当是合理的,这就需要相关各方都做出合理的、必要的让步;一旦任何一方坚持自己的要求完全得到满足,就不可能让各方达成一个相对合理的结果;一旦任何一方试图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满足自己的不合理诉求,即便可能达到自身认为的合理,但势必会损害其它各方的正当权益。这其中道理虽然简单,但若想从理论上阐述清楚却非易事,因此,不妨拿现实中最为典型的拆迁问题中的几种现象,从不同侧面阐述一下自己的观点。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无论任何拆迁项目,拆迁补偿都是拆迁各方据理力争的焦点。拆迁方想尽量少支付一些补偿,而被拆迁方则想得到的补偿多多益善,因此,这注定是一对永恒的矛盾。为了切实保护拆迁各方的利益,让拆迁补偿有章可循,国务院颁布了《拆迁补偿条例》并历经修改、调整(目前,能够查到的最新版本是2012年颁布实施的);在国务院拆迁补偿条例》的基础上,各地也都制定了相应的拆迁补偿办法、补偿安置办法等。这些条例、办法,应是拆迁方对被拆迁方补偿的重要依据,也是被拆迁方向拆迁方主张维权的重要依据。作为拆迁方,应严格按照这些条例、办法的规定,一视同仁地对被拆迁各方做出统一、合理的补偿,并应尽量做到公开、透明,不能搞远近亲疏、暗箱操作;而作为被拆迁方,则应在条例、办法规定的范围内,合理维护自身的权益。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说起来虽然简单,但实际执行中却有很多特殊情况,这原因就在于无论是拆迁方还是被拆迁方,都不时有人想钻条例、办法的空子,甚至根本无视这些条例、办法。以下分别拿拆迁者和被拆迁者各自的一种不当行为加以说明: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一、拆迁者徇私舞弊,自找麻烦。拆迁者不按条例、办法进行统一补偿,导致被拆迁者苦乐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均,一些被拆迁者之所以对补偿结果不满,原因不是因为少而是因为相同的地段、类似的条件,补偿的标准不一样。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也只有拆迁方最心知肚明。拆迁方之所以这样做自然有其目的和缘由,但无论如何一旦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还是要由拆迁者来承担。而要避免这种问题的产生其实很简单,拆迁方只要严格按照相关条例、办法,一碗水端平,一视同仁地对被拆迁者进行补偿就是很容易做到。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在这种情况下,遭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拆迁者应当懂得通过信访、诉讼等正常途径主张自己的合理诉求,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只要你的理由充分,相信你一定能够维权成功的。而作为不当作为的拆迁者,就应当按照条例、办法,以及法院的判决给被拆迁者合理的补偿,而不能以强拆方式侵害被拆迁者的正当权益,败坏自己的企业商誉。要知道企业赚钱固然重要,但比赚钱更重要的是企业的口碑和商誉,因为,只有口碑和信誉好了企业才更容易赚钱。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二、被拆迁者狮子大张口,自寻烦恼。在各类因拆迁补偿而上访、被强拆的被拆迁者中,自然不乏真正在拆迁补偿中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的弱势群体,但也不乏少数狮子大张口,欲壑难填的麻烦制造者。他们要么因为在自己所在地段开发后拆迁的其它地段补偿标准高于自己所在地段的补偿标准而要求补偿差价;要么,因为同一城市不同地段的补偿标准不一样而要求按其他补偿标准高的地段补偿;要么以开发商的商品房价高于对自己的补偿标准而要求按开发商的商品房价格进行补偿;更有极端之人无视条例、办法规定的补偿标准,狮子大张口、漫天要价,只要达不到自己的无理要求就赖着不走。对此,我只想对这些人说,如果由着自己的愿望去漫天要价,就很难得到满足,如果你的无理要求被满足了,就是对拆迁者,乃至其他同类被拆迁者的不公平;如果人人都不安规则行事,那么社会将会失去秩序而变得一片混乱;如果开发商的商品房价格与补偿你的价值完全一样,那么,开发商恐怕也就不会来开发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应取之有度,该维护的权益一定要维护,不该得的东西也一定不要去强求,否则,多半只能自寻烦恼。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在这种情况下,被拆迁者超出合理范围的诉求往往是难以得到有效保护的,因此,如果死抱着不合理的诉求不放,被强拆的可能就极大。如果当事人不够理智就可能情急之中误入极端的歧途而干出一些极端,甚至愚蠢的行为。到头来,不仅自己的不当诉求得不到保护,还有可能承担自己极端言行所造成的后果,锒铛入狱、甚至丢了性命。就算你能用极端的手段让那些阻碍了你诉求实现的人付出代价,恐怕你也要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这不是愚蠢至极吗?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平安、快乐和幸福,还是尽量脱离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摆脱那些不合常理的奢求,踏踏实实地回到现实中来,理智地维护好自己的正当权益,笑着面对自己的现实和未来吧!该维护的一定要维护,且要通过法律等正常渠道去维权;不该维护的一定不要勉强,更不能为此铤而走险,陷入极端的泥潭不能自拔,否则,不仅会让自己失去原本应属于你的快乐、满足和幸福,还有可能因言行过激而害人害己。

【我们这代人的故事】我眼中的民主、自由、维权(维权篇) - 水滴(原陈式太极拳) - 水滴

      总之,在民主、自由、维权问题上,人人都可能有自己的认识和观点,本人要阐述观点归纳起来就是:每个人正当的民主、自由、权益都应该得到有效维护,但如果不该保护的民主、自由、权益如果得到了保护,就是对他人正当民主、自由、权益的侵害!无论任何社会体制下,绝对民主、绝对自由都是不存在的,不正当的诉求都是无法得到保障的。

------------------
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但众人之力聚集起来就会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信息的平台就那么大,如果理智的人占据了它,它所发出的声音就是理智的!为此,让我们团结尽可能多的理智之人,最大限度地占领这块阵地,让它尽可能发出理智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